江樂士

在8月23日,中國海警於深圳水域截獲一艘載有12名在逃港人的快艇。他們顯然是想潛逃台灣暫避風頭,逃避刑責。香港近來有不少涉嫌干犯嚴重罪行的疑犯在德國、英國和美國等地獲得庇護,而這些國家最近也中止了與香港的逃犯移交協議。

這批逃犯只有在內地審訊完結和服刑後,才可以討論他們返港接受原先審訊的問題。國際法認可疑犯應在案發地和被捕當地受審。這12名逃犯在兩個不同的司法管轄區分別面臨控罪,按照慣例,他們須先在被捕的地區受審。

所謂訴求只是政治操作噱頭

但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卻是再度借機興風作浪,試圖引起各界對疑犯的憐憫,做法十分可恥,同時亦為疑犯的家人帶來不切實際的希望。

除蓬佩奧外,總部設在倫敦的「香港觀察」智庫也不懷好意地煽風點火,該智庫為那些趁亂施暴的情況塗脂抹粉,是詆毀中國者發聲的平台。該智庫的創辦人是不切實際、異想天開的羅傑斯(Benedict Rogers)。羅傑斯和香港城市大學學生邵嵐聯手發起所謂「拯救12被捕港人」運動。邵嵐此前被德國之聲訪談節目主持人蒂姆.塞巴斯蒂安(Tim Sebastian)問得啞口無言而貽笑大方。他們的核心訴求是「立即釋放12名激進分子回港,若需審判,都應在香港法庭接受審判。」對這種訴求的回應,只有兩個字「做夢」。

既然香港的法院無權審理非法進入深圳海域的罪行,那麼上述所謂的訴求不過是政治操作的噱頭而已。羅傑斯明顯沒有查證該訴求在法律上是否可行,而他也對此滿不在乎。羅傑斯不理會訴求全無可能實現,還是爭取兩名潛逃犯支持該運動,分別是逃亡英國的羅冠聰和逃亡德國的黃台仰。要知道羅傑斯本人曾在9月22日宣稱希望有朝一日能在白宮與蓬佩奧會面,足見此人不切實際。

此外,由於「香港觀察」有幾位國會議員為其撐腰,一同致函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促請他出面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交涉,「爭取12港人立即返港」。在此函落款簽名中以艾爾頓勛爵最為引人注目,他是「香港觀察」的贊助人之一,他在今年早前也參與調查所謂香港「警察暴力執法」,該調查表面上看似客觀,但實際卻以鬧劇收場。

不許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司法運作

經研究發現,由艾爾頓擔任副主席的「英國國會跨黨派香港小組(APPG)」進行的所謂調查,是由「與港同行(Stand with Hong Kong)」秘密贊助的,該組織與黑暴運動關係密切,極端仇視警隊。「香港小組」的所謂調查報告果然扭曲事實、抹黑港警,即便折損英國國會的聲譽也在所不惜,「與港同行」可謂如願以償。另一個耐人尋味之處是:有人發現,在艾爾頓加入調查之前,他曾於2019年11月23日至25日訪問香港,而且此行的全部開銷由「與港同行」買單。因此,那封寫給藍韜文的信很有可能就出自「與港同行」,或「香港觀察」之手,這兩個組織 沆瀣一氣,實為一體。

蓬佩奧在10月14日又出招,公然宣稱這12名逃犯「無辜」。此舉也十分奇怪,畢竟他並無看到檢察官所掌握的證據。他還說「美國支持他們」,那他是否也支持近期在美國搞亂社會的縱火犯、搶劫犯和搞事分子呢?要知道,這些搞亂美國的肇事者所犯下的罪行與這12名港人逃犯所背負的罪名相同。蓬佩奧搞虛偽兩面派可謂輕車熟路,但他也大可不必公然不顧臉面。

蓬佩奧及其御用白癡走卒必須知道:任何行動都有後果,違法必被追究。中國必然會對犯法的罪犯繩之以法。每一位重罪在身者都必將被送上法庭,英國如此,美國亦然,中國也不例外。必須尊重刑事司法,決不允許邪惡的外國勢力干預中國正常的法律程序,更不許他們藉此大搞政治炒作。

(作者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本文的英文版原文發表在《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