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超

本港最近有關內循環和雙循環的討論開始多了起來,尤其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該如何更全面準確地融入習主席上月初提出的「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有着不同的討論,惟仍有不少人找不到着力點。以筆者愚見,大家不妨試着從國家「五年規劃」內找思路。今日(26日)至29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即將提出的「十四五」規劃便是很好的着眼點,不容錯過。

內地從1953年「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每五年對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進行規劃,不但勾畫了國家未來五年的發展大方向和戰略意圖,裏面還包括有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宏偉目標等重大舉措。

例如,2016至2020是「十三五」規劃。「十三五」推出之初,內地經濟增長亦一度放緩,因為過往以粗放型投資拉動經濟,以密集型的廉價勞動力催谷出口,成功獲得世界工廠之餘亦有隱憂,低技術低增值的生產的可替性極高,能夠改善人民生活質素的幅度受到制約。

所幸「十三五」及時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將經濟增長引擎由側重低技術的產業結構,轉向高技術、高增值產業發展,拉動內需,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和共享五大發展理念,同時由習主席親自掛帥督導脫貧攻堅戰,國家在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等方面取得舉世瞩目的成就,成功再度改善人民生活質素,經濟總量在全球佔比由15.5%提升至16.3%。讓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各種羡慕忌妒恨。

過往,「五年規劃」不乏將香港納入綜合考慮,如「十二五」提出支持香港發展成全球人民幣離岸業務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十三五」提出鞏固香港金融和貿易角色等。

可惜,香港一直對「五年規劃」的關注力度嚴重不足,討論的篇幅和深入程度嚴重不夠。就算有,也過份關注香港,忽略國家,很不正常,以致走了不少彎路,平白錯失不少「搭便車」的好機會。

如今,內循環和雙循環被納入「十四五」已沒有懸念。香港之前經濟之所以發展得好,是因為機緣巧合下,在中國經濟外循環及時找到了合適的角色,為中西經濟人文交往適時牽橋搭線。目前,在中美之間現實情況下,香港所能發揮的角色已大大受限,使得「十四五」規劃對香港的長遠可持續發展愈發重要,各界可要認真仔細想個清楚。

責任編輯: 梁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