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的推行有效止暴制亂,令香港再次成為安全城市。(新華社)

(香港文匯報記者 唐方、高俊威、蕭景源)香港國安法的實施是不少愛國愛港人士的期盼,也是一眾黑暴受害者的心願。香港過去一年黑暴肆虐,暴徒胡作非為、目無法紀,除在街頭隨意打砸搶燒,肆意攻擊維護法紀的警察,並進行「起底」對警務人員及他們的家屬作出滋擾和威嚇外,更無差別「私了」對不同政見的市民行私刑,不少受害者遭暴徒打至遍體鱗傷、頭破血流,甚至喪失寶貴生命。這些暴力行為無日無之,令港人難以相信自己正處身香港這個曾被稱許為全球最安全的城市。香港國安法實施至今百日,對黑暴分子帶來極大震懾,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訪問多位黑暴受害人,他們均認為法例的推行有效止暴制亂,令香港再次成為安全城市,坦言不願再有人經歷他們曾身受的痛楚。

律師陳子遷:國安法震懾 黑暴難「私了」

律師陳子遷今年5月在銅鑼灣遇上黑衣魔堵路破壞時見義勇為,卻成為暴徒襲擊目標。(資料圖)

律師陳子遷今年5月在銅鑼灣遇上黑衣魔堵路破壞時見義勇為,出口阻止,卻成為暴徒襲擊目標,被打至頭破血流,全身上下要縫近20針,而他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直言,日後若再遇到同一情況,仍會挺身阻止違法行為。不過,他認為香港國安法具震懾作用,社會秩序在法例生效後有所改善,相信再次被「私了」的機會已大減。

陳子遷身上多處受傷。(中新社)

他當日挺身而出,換來被暴徒以球桿、雨傘、路牌及拳腳襲擊,令其多處受傷,要留醫三晚,事件雖已過去逾4個月,但其下顎、耳背及手背仍留有疤,「男人有疤痕唔緊要,令人睇到黑暴嘅獸性同瘋狂,講一聲唔啱就會打人,你話人哋威權,你(黑暴)更加威權,一聲唔啱你就打我,我只係鬧你,香港政府都唔會唔畀你示威!」陳子遷表示,日後仍會阻止暴徒破壞,只是可能會站遠一些。

法例已整治一批「頭目」

他深信香港國安法能有效保障市民,指法例生效100日以來,本港確較之前平靜,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趕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前宣布退出政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早前涉干犯香港國安法被捕,顯示這條法例已整治了一批人,估計未來參與違法行動的人數會減少,期望不再出現大型堵路破壞行為,即使仍有暴徒做出違法行為,警察亦能提早介入,並相信能避免再有市民遭暴徒襲擊的事件,而香港國安法不但不會損害港人自由,反令巿民有更多自由,無須再擔心表達不同立場後會被「私了」。

對於有人批評香港國安法破壞司法制度,陳子遷批評不時有法官輕判暴徒,質疑有關判決是縱容違法行為,向社會帶出錯誤訊息,這樣才是真正破壞司法制度,而期望香港國安法生效後,會有更多案件獲判處具阻嚇性的合理刑罰,以累積更多案例,逐步完善本港司法制度。

防暴警:政客「洗腦」暴亂根源

香港國安法實施至今,已有28黑暴「港獨」分子涉違國安法被捕,其中首宗涉「播獨」撞警的被告將轉介高院審理。在總區應變大隊征戰年餘的防暴警阿威,曾親歷多場抗暴血戰,回想去年8到10月最困難、最艱險的日子,他說當時心身都受到挑戰,「當時只能用喪心病狂四個字來形容暴徒,根本係有組織、有預謀的暴亂,佢哋好明顯係想瓦解我哋執法能力,如果佢哋真係達到目的,唔敢想像香港會變成點。」

暴徒手持汽油彈。(資料圖)

阿威說,當時暴亂最大的根源是有政客「洗腦」、有人煽動、有人放假消息、有人組織「勇武」,才能暴徒氣焰囂張,後期警方調整戰術令黑暴走向潰敗,但仍不時伺機捲土重來,直至香港國安法出台,「國安法好似向暴徒掟出一顆震撼彈,令佢哋陣腳大亂。」他說,國安法在源頭上打擊黑暴和港獨的後台老細,暴徒無錢無人組織就成散兵游勇,「呢部法律係嚟得好及時,可以話擊中港獨黑暴要害,連最活躍最狼死啲黑暴頭目都要收檔。」

阿威說,今年7月1日,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首次有搞事分子上街集結,很明顯感覺暴徒有所顧忌,以往帶頭挑釁警方、點火煽火的政客也龜縮一旁,所謂的「勇武」派也基本上消失殆盡,他說:「國安法的力量絕對抵得上千軍萬馬,令警方止暴制亂如虎添翼。」阿威表示,現時警方在經驗、戰術、技巧、裝備均大幅提升,加上國安法的實施,形勢比去年同期出現重大逆轉,令前線警員在維護國家安全、守護香港的執法行動更加有信心、士氣更加高昂。

警嫂:市面氣氛沒以往緊張

黑暴肆虐期間,不少警務人員執行職務時遇襲受傷,他們的家人亦因而提心吊膽,擔心任職警務人員的家人出事。「警嫂」鄭太向香港文匯報表示 ,自從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市面氣氛明顯沒有以往緊張,她原本繃緊的情緒亦已獲得紓緩。

鄭太本年中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曾表示,丈夫投身警隊超過20年,她從未如此擔憂過其安全,而丈夫工作繁重,每日最少工作12個小時,加上她擔心被人「起底」影響到子女,出入也要提高警覺,背負極大心理壓力。

她昨日再對香港文匯報指出,自從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暴徒擾亂社會秩序的次數已漸減,市面整體氣氛明顯沒有以往般緊張,丈夫的工作量也回復正常,自己原本繃緊的情緒亦獲得紓緩。她並盼望市民理解警務人員的職責是維護治安、保護市民,不再有任何誤解。

火人李伯太太:盼將暴徒繩之以法

李先生去年在馬鞍山因阻止暴徒破壞港鐵設施遭「監生」火燒。(資料圖)

去年在馬鞍山因阻止暴徒破壞港鐵設施遭「監生」火燒的李先生(李伯)剛完成第六次植皮手術,現時仍在醫院留醫,未知何時可以出院,他的太太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國安法的實施對香港有好處,期望社會可以早日回復安定繁榮。

李伯雖然曾經出院,但早前卻出現關節硬化,雙手無法伸直而要再次進行手術,至今已經做過6次植皮手術,李太透過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向香港文匯報表示,丈夫現時的情況十分虛弱,預料仍需在醫院接受治療一段時間。

事件發生至今近一年,香港國安法亦實施了100日,李太認為法例對香港絕對會有幫助,認為可以阻嚇黑衣魔做出違法行為,但指襲擊其丈夫的兇徒仍然逍遙法外,現時最大的希望是警方可以早日將暴徒繩之以法,和香港社會早日回復安定繁榮。

的士泉哥:暴徒惡行收斂

黑暴橫行,令不少無辜巿民遇襲,的士司機泉哥去年10月駕駛其搵食車途經深水埗,便遭暴徒包圍襲擊及「搶軚」,造成撞傷黑衣魔意外,而他遭暴徒拉下的士圍毆至遍體鱗傷。泉哥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談及當日險死經歷時仍猶有餘悸,指至今未完全康復,與家人更不時受到滋擾,期望香港國安法可令本港回復平靜,他亦可重過正常生活。

泉哥表示,自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暴徒惡行明顯有收斂,惡意破壞商舖及傷害無辜情況大減,法例對泯滅人性的暴徒起阻嚇作用,對香港回復安全穩定有很大幫助。

不過,他自己被針對及騷擾情況仍不時發生,「?家仲成日有人打無來電顯示嘅電話畀我然後收線,而我已轉揸過幾部的士,仍然有人將我車牌放上網起底。我個女又畀人上門滋擾,而網上侮辱我嘅說話更未停過,但冇嘢可以阻止佢哋,我真係覺得好困擾,希望政府可以加強執行私隱條例,我可以過返正常生活。」

早前有煽暴派議員向他提出私人檢控,令他非常無奈,「我已經畀人整傷頭同打斷肋骨,?家肋骨仲係成日好酸痛,精神又唔好,反而仲俾人告,真係好傷心,好彩仲有見義勇為嘅好心人幫我,最後律政司介入,我先至冇事。」

由於手停口停,泉哥表示他受傷不足一個月已復工,熱切盼望日後不再受到滋擾,香港社會也能重回正軌。

藝人馬蹄露:震懾不法分子

香港藝人馬蹄露遇襲後受訪表示,我不是英雄,當時只是想嚇退黑衣人。(新華社)

黑暴肆無忌憚「私了」市民,藝人馬蹄露也是受害者。她去年10月初在旺角拍下暴徒損毀中資銀行櫃員機罪證,遭多人圍毆至頭破血流。馬蹄露日前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對香港國安法生效百日感到欣喜,因現時市面較她遇襲時平靜不少,反映香港國安法有震懾作用,令不法分子不敢再胡為,並期望香港在疫情過後可盡快重新出發,回復以往的繁榮穩定。

馬蹄露表示,國安法對香港絕對是好事,對特區政府順利止暴制亂起重要作用,更認為香港國安法來得太遲,應早在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後即推行。她解釋,香港回歸後是國家的一部分,「一國兩制」概念是由國家賦予,表明以「一國」為先,並在本港實行「兩制」,這原則是非常清晰。

她進一步指出,不少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安法,有效打擊侵害國家安全等行為和活動,特區政府既未能靠自己能力解決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漏洞和制度缺失,今次獲國家協助令法例落實執行,對保持香港繁榮穩定極為有利,也保障了市民的權益。

她指出,祖國一直非常愛護香港,由向香港供應食水、糧食,到協助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均毫不猶豫地協助本港解決各種難題,但攬炒派議員不斷挑戰國家政策,抹黑國家對香港的幫助,她批評這些人是「食碗底、反碗面」,必須盡快收手。

責任編輯: 許宣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