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姚志勝

教育局公布,經過深入調查及紀律程序後,取消一名有計劃散播「港獨」信息的教師的註冊,是修例風波後首宗教師因專業失德而被「釘牌」的個案。這名教師利用教材和工作紙,有計劃、有預謀地在課堂向學生灌輸「港獨」思想,毒害學子,師德淪喪,教育局果斷引用《教育條例》將失德教師「釘牌」清理門戶,是保護學子的應有之義。面對香港學界的沉疴痼疾,教育局必須作出更大承擔,主動調查懲處失德教師,更應設立違規教師資源庫,將他們公諸於眾,以捍衛香港教育的專業和尊嚴。

未成年學生入世未深、缺乏足夠的思辨能力,對於一些極端偏頗思想容易照單全收,作為傳道、授業、解惑的教師,本應協助學生明辨是非,培育愛國理念法治意識。然而,本港一些「政治教師」,卻是政治立場凌駕教育專業,在課堂上公然鼓吹「違法達義」、「港獨」、「自決」等謬論,甚至慫恿學生參與暴力行動。修例風波至今逾萬人被捕,其中學生竟佔四成,正暴露香港教育的頑疾。然而,教育局過去鮮有嚴肅懲處失德教師,一般只是警告了事,導致大批「政治教師」愈來愈有恃無恐,在修例風波期間大批「政治教師」不但在網上惡毒咀咒官員和警員「死全家」,更有教師親身參與違法暴亂,情況令人觸目驚心。

這次被「釘牌」的教師任教於小學,但竟要求小五學生做一份討論「港獨」為題的工作紙,並要學生先觀看「港獨」分子陳浩天的訪問,再答寫「港獨」原因、「沒有了言論自由後果」等。這明顯逾越了所謂言論自由的界線,是明火執仗的美化「港獨」、鼓吹「港獨」、向學生灌溉違法思想,其所為已經違反了《教育條例》,更喪失了一名教師應有操守的品格,神人共憤。教育局嚴懲失德教師是理所當然,甚至可以說是「遲來的正義」。

教育局最新數字顯示,由去年6月至今年8月,共收到247宗教師涉嫌專業失當的投訴,有204宗已大致完成調查,其中有131宗屬於成立及初步有機會成立的個案。除了是次取消一名教師的註冊外,局方亦向21名教師發出譴責信,另有多人受到書面警告、書面勸喻、口頭提示等不同程度的處分。不過,這批裁定失德的教師姓甚名誰、任教學校及個案內情,局方都未有披露,就連是次「釘牌」個案的詳情,也是由傳媒揭發,教育局「只懲不報」的做法顯然未能令人滿意。

對家長來說,如果子女就讀的學校內有失德以至「播獨」教師,他們的子女隨時有被教壞、被灌輸謬論的風險,他們理應有知情權從而規避風險。然而,教育局一直以避免令學校受壓為由,拒絕公開失德教師的資料,這是將失德教師的私隱凌駕於莘莘學子利益之上,明顯是本末倒置。

公開失德教師姓名和學校名稱,在國際上已有先例。例如在英國,負責頒發教師資格證的教學管理機構(TRA)在收到投訴後,會決定是否轉交到專業操守小組進行聆訊,當決定進行聆訊,就會公開涉事教師的姓名及所屬學校,而在大部份情況下,聆訊會開放予傳媒及公眾旁聽。在澳洲昆士蘭州,除非法庭指令,否則處理投訴的昆士蘭教師學院會在進入審訊程序之後,公開涉事教師的姓名。至於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如果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有合理理據繼續調查,以及投訴依規定進行,投訴及所有信息都會被公開。

然而,自詡為專業機構的教協,竟以目前連有性罪行紀錄的教師身份都不會公開為由,反對公開失德教師身份。有關言論除了有包庇「性罪犯」之嫌,更暴露教協一直是播「獨」「黃師」的保護傘,為了保護這些「教育界敗類」,讓他們繼續向學生「洗腦」,就連學生、家長的利益以至教育專業都棄如敝屣,教協根本是香港教育問題的罪魁禍首。

教師肩負春風化雨的重任,其操守及行為更應該受到監管,教育局必須以事不避難的態度,敢於動大手術,除了將失德教師掃地出門,更應將他們的姓名、任教學校及案情公諸於眾,既讓家長和學生擁有知情權,也以儆效尤讓其他「黃師」不敢胡作非為。教育局是時候拿出決心,全面整頓香港教育亂象,保護廣大學子免受「獨」害。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會長)

責任編輯: 林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