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覆核本意是用來監察和糾正公共機構的錯誤,以確保有關方面根據法律履行公共職能,惟近年濫用司法覆核制度的情況嚴重,攬炒派更將之視為「政治武器」,以反對不合其政治立場的政策措施、炒作政治議題、阻撓政策推行。人民日報客戶端5日發表題為《看清攬炒派破壞香港法治的雙面嘴臉》的「人民銳評」,指出「修例風波」以來,亂港分子的暴力違法行為之所以屢禁不止,司法機構大量案件積壓,對以身試法之徒未能有效阻嚇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更有甚者,個別法官政治立場先行,量刑主觀,令人質疑為違法犯罪者張目,極大損害了司法機構的公信力;而反對派則食髓知味,肆無忌憚地違法亂紀,甚至在司法機構判決不合其意時,竟悍然向法院投擲汽油彈,用暴力恐怖干預司法,挑起「司法攬炒」。正所謂「誅禁不當,反受其央」,司法界必須正視這些嚴重問題,而不能採取回避的態度,甚而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全文如下:

在去年7月參與暴亂襲警的3名黑暴分子,近日被香港法院分別判處入獄3年4個月至4年不等,攬炒派隨即在網絡發帖,對法官進行威脅恐嚇並且污蔑判決為「政治審判」。此前,亂港分子譚得志因涉嫌發表煽動文字罪而被拒絕保釋,相關法官也遭到了攬炒派的人身攻擊。攬炒派為達政治目的,毫無底線地干擾司法程序,對法治的破壞彰彰明甚。

「修例風波」以來,攬炒派為干預司法、破壞法治,可謂無所不用其極。「起底」並企圖制裁法官,大肆評論已進入司法程序的案件甚至為此召開記者會,煽動仇恨、鼓動市民向法院施壓,在法院外噴塗侮辱法官的語句,慫恿他人危害法官人身安全,要求將相關法官上交美國制裁名單,甚至直接縱火破壞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攬炒派無視法律權威,妨礙司法公正,其惡劣行徑日益蠶食著香港的法治根基,不斷撕裂本已傷痕纍纍的香港社會。

另一方面,正如香港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所批評,一些人濫用司法覆核機制來達到政治目的。去年,攬炒派申請對「禁蒙面法」進行司法覆核,煽暴縱暴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今年,在疫情蔓延的危急關頭,攬炒派罔顧市民生命安全,要求對立法會選舉押後進行司法覆核,將防疫問題政治化。時下,司法覆核已經成為攬炒派的政治工具,不僅消耗了法律資源、造成了經濟損失,更降低了司法機關的工作效率、阻礙了特區政府的依法施政。

需要說明的是,市民擁有提起司法覆核的權利,但覆核不應該被濫用。攬炒派濫用法律賦予的權利,捕風捉影地揚言要起訴法官,毫無根據地提出覆核,其實是在為違法行為「正名」、將公正決定「抹黑」。他們的不少行為已經逾越了法律的底線,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影響。

廣大市民務必要看清楚,這幫干擾審判、藐視法庭的攬炒派,正是不久前口口聲聲要捍衛「司法獨立」的那群人。看似矛盾的「變臉」表演,早已成了他們的家常便飯。為了救助黑暴「手足」,不擇手段干預司法,逼迫法官妥協;為了顛覆憲制秩序,打着「司法獨立」的幌子,妄圖建立不受制約的「獨立王國」。攬炒派的雙重標準與輸打贏要背後,哪裏有絲毫的法治意識、正義觀念,不過是赤裸裸的政治私利。

「修例風波」以來,亂港分子的暴力違法行為之所以屢禁不止,司法機構大量案件積壓,對以身試法之徒未能有效阻嚇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更有甚者,個別法官政治立場先行,量刑主觀,令人質疑為違法犯罪者張目,極大損害了司法機構的公信力;而反對派則食髓知味,肆無忌憚地違法亂紀,甚至在司法機構判決不合其意時,竟悍然向法院投擲汽油彈,用暴力恐怖干預司法,挑起「司法攬炒」。正所謂「誅禁不當,反受其央」,司法界必須正視這些嚴重問題,而不能採取回避的態度,甚而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一位法學家說:法律必須被信仰,否則它將形同虛設。香港司法唯有內外並舉、猛藥去痾,重拳打擊攬炒派破壞法治的惡劣行徑,堅決革除司法界內部的種種積弊,方能激濁揚清,讓司法的公平正義得到充分彰顯,重新贏得750萬市民的信賴。

責任編輯: 宋得書